为了美丽中国

南方电网报2017-12-29
字号:

滇西北直流工程东方换流站电器安装。 李品 摄
  ○滇西北直流工程于12月27日双极低端阀组投运,标志该工程正式投运   ○工程沿线跨越电力线路、公路、铁路及通航河流等数量高达3032条次——这是南方电网公司建设史上输电线路最长、交叉跨越最多、青赔拆迁规模最大、协调最难的工程   ○落实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12条重点输电通道之一,建设过程的每个细节也都体现着绿色、节能、环保的理念   西起云南大理,途经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四省区53个县区,东至广东深圳,横贯近2000千米——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距离最长的±800千伏特高压输电工程。   工程沿线跨越电力线路、公路、铁路及通航河流等数量高达3032条次——这是南方电网公司建设史上输电线路最长、交叉跨越最多、青赔拆迁规模最大、协调最难的工程。   工程全部投产后,按照每年送电约200亿千瓦时计算,珠三角地区每年可减少煤炭消耗64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1600万吨、二氧化硫排放量12.3万吨——这是落实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12条重点输电通道之一。滇西北直流工程的建设历程,就是一条“绿色”电网的建设工程记。从目的上看,工程将云南的清洁水电不远千里输送至珠三角,防治大气污染,打赢蓝天保卫战;从建设过程中看,无论是换流站设计建设,还是输电线路走廊施工,都无不体现着节能环保,构建生态文明的观念。   绿色电网,是南方电网公司致力于打造智能电网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践行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建设美丽中国的需要。   深圳东方站,“螺蛳壳里做道场”   世界上占地面积最小的交直流合建特高压换流站   深圳,滇西北直流工程的“落脚点”,工程建成投运后,每年送电约200亿千瓦时,相当于这座千万人口国际大都市全年用电量的四分之一,为经济飞速发展的城市提供电力保障。   经济发达也意味着土地资源紧张。寸土寸金的深圳市挤出了一块方圆20多公顷的地盘作换流站建设之用,站址位于宝安区松岗街道红星社区五指耙山岗上。   这里名为东方村,换流站也因地命名东方换流站。换流站周边自然生态环境优美,坐落于山间,植被茂密,成为天然的森林公园;东北侧与水库紧紧相连,有市民悠闲地执杆垂钓。   “这是个大站,也是个小站。”超高压公司广州局滇西北项目部深圳分部经理邝建荣介绍换流站概况时,玩起了文字游戏,“大”是指电压等级高,为±800千伏,且作为滇西北工程落脚点,意义重大;“小”则指的是占地面积。   邝建荣对照换流站平面布置图向记者介绍,阀厅、变压器、GIS等区域布置紧凑繁密,与很多宽阔的站点大相径庭。“这个站围墙内占地面积只有15.78公顷,比相同电压等级的穗东换流站和侨乡换流站,小了大约30%。”他不忘补上一句,“这是世界上占地面积最小的交直流合建特高压换流站。”   占地小,建筑、设备布置紧凑,这对于项目设计是严峻的考验。设计方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想出了一个好点子,将高、低端两个阀厅的布置方式改变。“土地宽敞的情况下,阀厅一般采用横向排列;这个站这么排不了,我们想到排成L型,就能够节省空间。”设计院土建专业设计代表李海央说。   空间节省了,但也产生了新问题。由于很多设备的布置过于密集和紧凑,增加了施工难度。“消防、空调、水管这些不同类型管道之间间隔很小,我们施工特别小心。”施工方广西送变电建设公司项目经理张旭晶表示。   而说到空间小导致施工中最困难的一环,张旭晶立刻提到:安装变压器。12台变压器在狭窄的空间内闪转腾挪,任何一个先后顺序的错误,可能会导致推倒重来。“我们进行了一场真人版的推箱子游戏。”他如此形容。   从换流站的设计图纸上看,全站图形并非方正的矩形,其东北和西南各缺了一个角,显得并不那么美观。李海央带记者来到实地走访,那里一面高耸的山被削平,露出灰白的岩石。“这里就是东北角,起初都是山,后来用炸药爆破,才有了脚下平整的土地。西南角也是一样。”李海央解释,缺角的地方没有炸掉,相当于减少了40万立方米的爆破和平整作业,缩减工期达3个月之多。   节约用地,体现在换流站建设的方方面面。“这个站建设成现在的样子,几乎每一个细微空间利用都考虑到了。”超高压公司广州局滇西北项目部深圳分部副经理、东方换流站站长刘航对项目建设付出的努力无愧于心。   “植物园中的换流站”   全过程绿色、节能、环保   从空中俯瞰东方换流站,除了巨型的建筑和设备外,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色。   围墙之外的护坡上,野毛豆等植物长得茂盛。“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种的,工程做完一截,我们马上就种上植被。”在刘航看来,绿化也是工程的一部分,而且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他说,无法想象护坡光秃秃没有一点绿色的样子,“看着不舒服,搞不好还容易水土流失。周围可是森林公园啊!”   而在围墙之内,直流场、交流场中都是绿茵茵的草坪,整齐葱郁。草坪上装有喷灌装置,不时喷洒出洁净的水源培育小草生长。“这些水都是经过处理后的生活用水。想不到吧?”邝建荣得意地说,换流站要求做到污水“零排放”,为此专门安装了生活污水处理装置,既避免了排污,又增添了站内绿色,达到变废为宝的效果。而对于生产过程中的废水废油,换流站的处理方式则是修缮几个巨型的池子储存,定期运输处理。   毗邻的五指耙水库是重要的水源地,站内一旦出现水污染,很可能波及到水库中,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因此,辖区的松岗街道办事处会不定期走访查看站内施工情况,甚至采用航拍仪器采集记录,谨防污染等情况发生。   防止噪声污染也是节能环保的一项重点工作,换流站为此动足了心思。李海央介绍,最初的方案设计上,将滤波器等噪声源尽量布置在远离村落的位置,而在靠近村子的一侧,原本的围墙被加高2.5米的隔音板;设备选择上,也要求厂家生产噪音小的设备,从源头上降噪。   在现场,记者还看到换流变压器被加装了一层蓝色的外壳。“术语称BOX—IN方案,也能起到非常好的降噪效果。”围墙外,人们悠然自得地垂钓,丝毫没有感受到来自这座雄伟换流站内声音的困扰。   此外,换流站内所有空调全部采用变频设备,可自动调节温度,降低传统空调压缩机启动噪音的同时,还能起到节能的效果。而在建筑的楼顶,则充分利用太阳能发电,给热水器供热,实现绿色低碳。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   在东方换流站内外,自然的宁静、和谐、美丽似乎并没有丢失。   绿色便捷的线路建设智慧   交叉跨越数量成为南网在建工程之最   在东方换流站的上空,一条条银线向着西方延伸,一望无际。横贯2000千米的输电线路,沿途山川河流森林密布。   线路最怕交叉,容易产生安全风险。但恰恰这条输电线路,就在规划中与后续即将建设的乌东德电站输电工程存在4处交叉的地方(分别位于广西柳州、梧州和广东清远、怀集)。在无法改变线路走廊的情况下,如何规避风险成为工程师们研究的课题。项目部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技术工程师黄宇手拿几个水瓶摆在桌上演示:输电线路的作用是等同的,因此无论用那一段线路,对于两个工程来说并没有差别。滇西北工程线路已经建好,等到乌东德线路建成时,只需要将交叉部分的线路互换就行。“也可以这么理解,为了避免交叉,建成的滇西北工程,其中一些线路借用了之后乌东德工程的线路。”   当然,有些交叉跨越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免的。2000千米长的线路中,交叉跨越数量成为南网在建工程之最。其中跨越500千伏线路就有55条,220千伏124条,中间还不乏跨越广深、广深港、京九、沪昆等铁路。   跨越铁路施工,不能影响正常的列车运行,因此施工只能在凌晨。在广深港高铁客运专线施工中,每天只能利用限定在凌晨0点至4点的高铁停运检修期内。   “夜间施工较白天风险大。”黄宇介绍其中的原因,一是人体处于疲劳期,精神容易恍惚和不集中;二是照明有限,存在较多安全管控盲点;三是施工时间短,为了正常施工,容易忽略一些安全措施。   为此,项目部对跨越点进行多次实勘,并对人员、机具、照明等准备工作进行全方面检查,派专人驻守施工现场,对跨越点进行全方位管控。经过连续10多夜的鏖战,最终圆满完成任务。   在线路施工过程中,保护生态环境始终贯穿着各个施工区域和标段。在云南富源、贵州六盘水等地,当地项目部采取施工弃土合理堆放、播撒草籽、架设索道、修建排水沟、挡土墙等措施减少树林砍伐,防止水土流失。在广州从化一处相距800多米铁塔架线施工,项目部放弃了传统的砍树作业,采用无人机放线牵引,更为方便快捷,也更加环保。   而回归线路走廊本身,电网人也不断创新方式方法,减少占地。线路分为直流输电线路和接地极线路两部分,传统施工将两部分线路分别立铁塔,而在滇西北工程中,出现了多处共塔架线的情况。仅仅从广东惠州至东莞沥林镇的25标段,共线40多千米,共塔98基。“现在有条件都愿意共塔施工,无论从节省人财物的角度,还是环保的角度都好。”施工方广东火电工程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向剑锋说。   如今,滇西北直流工程已经开始送电,这条西电东送的绿色大动脉,载着西部的清洁能源守护着珠三角的蓝天白云。绿色电网,它的使命才刚刚开始。   南网报记者 帅泉 见习记者 杨杨 通讯员 裴爱华 李品 常青 属地建设南网“一盘棋”携手政府解难题   滇西北工程建设中,南方电网公司坚持属地化原则。广东东莞段的施工由广东电网东莞供电局负责。该局基建部主管丁奕介绍,滇西北工程东莞段新建单回架空线路总长约42千米,共105基铁塔。导线跨越林场、公路、铁路,而东莞镇(街)建筑密度高,土地资源短缺,打通线路通道和开展青赔拆迁不易。   面对困难,东莞供电局依托市委市政府和市电网办平台开展电网规划建设“大会战”和电网升级行动,政企携手合作破解施工难题。   黄江大屏障森林公园段线行路径一度存在争议,东莞市政府多次召集黄江镇政府、市林业局、大屏障森林公园等多方召开协调会议,最终达成共识,确定线路走向。还有一座铁塔位置与规划中的赣深高铁路径出现冲突,铁塔无法挪位避让高铁,经市电网办牵头组织协调,广铁集团同意将高铁隧道出口延长,确保了高铁与塔基的安全距离,铁塔得以在原规划位置建设。   记者了解到,东莞段属地建设中任务最重的是樟木头镇,但樟木头镇仅用时一个多月就完成了塔基交地。这得益于去年3月该镇成立“大会战”工作小组。据东莞樟木头供电分局计划建设部主任赖干辉介绍,以往完成一项工程征地的平均时间为3-6个月;政府参与后减少了阻碍,提高了立塔架线速度。最终,东莞段全线于11月21日贯通。   事实上,滇西北工程沿线,南方电网公司各单位均承担了属地建设的主体责任。贵州电网公司针对工程部分铁塔涉及到征地、压覆矿赔偿及基础安全等问题,建立“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沟通协调机制,成立专项工作组,抽调专人负责配合解决征地赔偿等问题。惠州供电局在青赔、停电协商等方面做了诸多工作。   各地政府也给予工程极大支持。例如在东方换流站征地的关键问题上,深圳市政府特事特办,全力推进项目征收工作,为工程的顺利进行打下了基础。   南网报记者 帅泉 通讯员 曾子权 特高压来了更需安不忘危   滇西北直流工程的建成投运,对于深圳电网来说,在原有500千伏及以下电压等级中,突然加入一个特高压直流,就像一个小渔村引进了一艘“万吨巨轮”,怎样保证电量受得进、送得出、散得开?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让这艘巨轮行稳致远,首先得完善配套电网基础设施。对此,深圳供电局加快建设东方换流站相关500千伏和220千伏出线工程。该局负责人形象地说:“构建‘强交强直’的网架结构,相当于是给巨轮量身打造了一个‘万吨码头’,而出线就相当于建了一批中小型船舶,使电量流畅输出。这些配套工程预计会在2018年上半年陆续投产。”   “巨轮”驶入及配套码头船舶入驻后,可以极大缓解深圳的用电压力,但深圳现有电网结构和运行特性势必发生重大变化,在大功率传输方式下,一旦发生直流闭锁或交流场母线等设备故障跳闸,将造成深圳以及粤东电网500千伏电网潮流大幅、大范围转移等重大后果。这考验着电力调度中心驾驭复杂大电网的能力。“随同这个庞然大物一起到来的,还有电量送出、双极闭锁、地区电网安全稳定等一系列附加技术问题,我们需要周密应对。”深圳供电局系统运行部主任徐旭辉说。   深圳供电局电力调度中心“安而不忘危”,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提前深入研究滇西北直流工程投产后对电网的影响,编制了《滇西北直流接入对深圳电网安全稳定影响及稳控策略研究》《滇西北直流闭锁调度处理预案》等应对之策,同时结合深圳负荷实际,提前完成事故限电序位表编制、政府报批等工作,力保滇西北工程顺利无虞地“融入”深圳电网。   (辛拓 王艳春) 真人版“推箱子”   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要求把木箱推放到指定的位置,任何一个错误,都会让箱子无法移动或者通道被堵住,要想顺利地完成任务,需要巧妙利用有限的空间和通道,合理安排移动的次序和位置。这是大家都玩过的推箱子游戏。而在滇西北直流工程东方换流站内,也上演了一出真人版的“推箱子”。   要推的是12台低端换流变压器。占地狭小的东方换流站内,供变压器腾挪的广场也不够宽敞。并且,除了这场“游戏”外,换流站内还同时进行了其他各项施工。这无形中增加了这场“游戏”的难题。“空间只有那么大,设备进场都要走公共区域,A设备经过的时候,B设备就走不了了。”玩游戏的广西送变电建设公司项目经理张旭晶道出了其中的关键。因此,如何合理安排不同施工作业的顺序,成为游戏通关的法宝。   工程项目部成为操盘手。每周三例会上,召集所有施工单位,协调计划,不同单位错开施工时间,力求最短时间内完成任务。   变压器的安装施工计划中,施工方提出从设备选材到运输再到安装的全过程进度方案,在选取变压器时,确保配件材料同时抵达,每台变压器到货时间有序错开,通常约一星期为宜。   多次会商后,项目部明确各项任务的施工时间进度。其中针对变压器的推运安装施工,从张旭晶事后拿出的平面设计图纸上看,每台变压器的旁边都用红笔标注着数字:3.12、3.20、4.10……这些对应着具体的推运安装时间,精确到每一天。而在具体施工过程中,这个数字更加精确:以半天,甚至小时为计。   广场里布满了轨道,工人们使用推车装载着变压器运送至指定的位置。因广东气候多雨,造成有变压器无法按时送达,广场一条轨道未能按时完工的情况。施工方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在现有轨道旁铺设临时道路,并利用周末和午休时间加班,最终顺利完成任务。   南网报记者 帅泉 见习记者 杨杨
salon36